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洞


基本上敝人在大學畢業之前從來沒想過談感情這件事,因為當時人生目標很明確,就算有對象,一旦我出國八成也是淪落到分手的命運,所以我也懶得去浪費對方的時間。當我的國中同學一個個男女朋友一輪換一輪的同時,我從來就沒把這件事放在人生規劃中。不過當然家中兩位長輩當然沒那麼簡單就放過我,尤其從我確定要去美東某間以醫學院著名的私校就讀之後,就開始不定時發表以下言論:

“我反對我小孩當醫生啦~~太操勞了還要被病人告.....但是我不反對我小孩嫁醫生啦!這樣以後的話就可以。。。。。balabalabala”



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都民國幾年了還在流行音樂系女生嫁醫生。當然並不是說嫁醫生就不好,敝人就讀的大學系上老師中,扣掉一半單身的,剩下有結婚的對象不是教授就是醫生。我只是不懂為什麼全部都是音樂系女+醫學系男呢??哪天是不是可以來個音樂系男+女醫生這類的組合咧?!

所以你們說,這是不是充滿性別刻板印象的社會?


說過不反對小孩嫁醫生的敝人兩老,在得知我拍拖對象不是同行之後,又開始每天鬼打牆碎念:“我們其實希望你以後找男朋友齁~~找個同行的比較好啦!!畢竟同行才能了解我們學音樂人的甘苦啊~~~以後要一起開業教琴也才有共同目標.....”


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想找小孩的對象還是找開店的員工。老實講我聽起來覺得他們想找的比較接近僱員,或者他們覺得小孩的對象可以身兼員工的話簡直就是一石多鳥的完美人生計畫。以前的我對於他們朝夕令改,一日三變的說詞每字每句都聽進耳朵裡,搞得自己很confused。但經過這六年來獨自在異地生存的心得下來,我歸納出了一套廢魚理論。這世界上充斥各種形式的酸民跟垃圾,言語的,肢體的都有,難道你每句都要聽嗎?基本上你只要把時間花在少數的好魚就很夠了,剩下的廢魚,不值得浪費時間。

所以我現在學會了分辨,聽到的尖銳的言詞就當作背景雜音,遇到話不投機的過客就當作遇到條廢魚。當然我也極有可能是對方認定的廢魚一條,但我不在乎。在我人生中,沒有比做自己更重要的事。


扯遠了。




除了剛剛提到音樂系女嫁醫生男的風俗之外,以下歸納出幾條理論,而且這些全部來自我真實生活中各方人士親口對我講的。

1. 學音樂的女生一定家裡很有錢又很有氣質
基本上在我認識的同行中真正符合這兩個條件的少之又少,而且可能沒錢又沒氣質的人還比較多。50年前的確只有醫生之女才學得起鋼琴,但時代早就變了,系上絕大部份人都是跟大眾一樣的小康之家,下課後辛苦跑家教賺取生活費的大有人在,說我們因為學音樂所以自動附加有公主病,實在言重。

2. 學音樂的女生怕傷手一定沒下過廚房沒做過家事
基本上會問這類問題的人內心想講的都是"音樂系女生都是嬌嬌女從來沒做過家事"。這點我實在不明白,不拿菜刀抹布的話請問一個人在異地是要怎麼生活?把自己餓死嗎?保護好雙手跟聲帶是每個人基本的生活常識,對我們來說更是不可或缺的職業道德。重要演出前不搬重物少拿菜刀少講話以避免可能的傷害,這樣有過分了嗎?反過來講,不是音樂系的人每天拿菜刀切到手也無所謂?

3. 學藝術的人一定都很浪漫,生活淫亂
這點大概跟大家覺得空姐到不同外站都各有一個男友一樣荒誕無稽。請問你是電視看太多還是怎樣,當我時間很多嗎?我大部份的朋友唸書教課每天回家都只剩半條命,哪來精神養小白臉?有沒有很多床伴跟你是不是學藝術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


當我從Chieh桑口中聽到他對我說 “因為妳不像標準音樂系女生,所以我才選擇妳"時,心裡實在很不是滋味。我不懂所謂的"標準音樂系女生" 定義是什麼?那我大可以說工程師都是宅男,醫生都是富家子弟啊!!我不否認我同行中符合以上三種條件的人也是有的,但畢竟也只是少數特例。


再來,講到人人聞之色變的遠距戀。

基本上跟chieh桑這五年當中除了第一年待在同一個城市之外,剩下的四年完全是在太平洋東西岸兩邊渡過。一年見面次數約2-3次,每次大約五到十天不等。周圍的朋友無不驚訝我們居然可以這樣撐那麼多年,“你們是在演牛郎織女喔?”我一個高雄的同學這麼說。她跟國中同學男友最近要結婚了,因為彼此同鄉的關係天天都見到面,所以完全無法理解我怎麼有辦法忍受一年只見兩三次。她來台北找我玩時,不過也只待一天一夜,她老公卻可以在我們聊天的一個下午當中打三通電話來問她在幹嘛,無關查勤,只是不習慣沒她在身邊的日子。他倆有段時間也是遠距---雖然他們的遠距就是高雄跟台南的距離---當時的感覺是每天開skype報告完一天的行程之後就詞窮不知道要講什麼,講skype也只是例行公事的感覺。但我很開心他倆經過中間的低潮後依然一起攜手渡過,很恭喜他們。

至於我,這幾年隔著太平洋兩端的遠距關係中患得患失的複雜心情,很難一言蔽之。迎接對方飛來見你的興奮,跟離開後獨自面對空空如也的房子,那種加倍失落的心情,五味雜陳,也心力交瘁。第一次面臨這種黑洞的時候是在2012年春季,Chieh桑趁去日本工作前的空檔來找我long stay六個禮拜,那還是我們從2011年春季碩士畢業之後的第一次碰面,也是我們從同間學校離開後到目前為止相處最長的一段時間。Long stay完後他飛去舊金山和父母會合到國家公園自助旅行,說好到了會打訊息報平安,但當時誰也沒料到他從搭飛機離開Eugene之後進入的國家公園沒有收訊,音訊全無了五天。完完全全的手機沒訊號,簡訊沒回應,網路沒上線,像人間蒸發一樣消失無蹤。那五天當中我狂打電話,狂發簡訊,沒心情工作,找朋友崩潰大哭都無助減緩內心的焦慮跟空虛,情緒反應完全超乎我預期,也無法控制。第六天我終於在早餐時間撥通電話後,完全不管對方父母也在場,劈頭痛罵他為什麼明明已經收訊也不會回個字跟我報平安,你打個text要耗掉你多時間?十秒夠不夠?

因為我失控這件事情也讓chieh桑家人對我打了大問號,甚至暗示他最好還是另外去找個對自己“事業有幫助的女生”。我也完全承認這整件事是我有錯在先,但失禮了,我當下在乎的是清楚表達跟正視自己的感受。今天要演出別人期待的完美角色很簡單,但若從來沒有真正的做自己,你友善的面具也是戴不久。



第二次情緒大發作是2012年六月份chieh桑結束美西旅行回台灣後飛去日本開始新工作那陣子,同樣也是音訊全無好幾天。好不容易裝好了網路,卻每次只能讓你連線一分鐘就斷線,這一分鐘當中還有一半的時間講話都是斷斷續續。為了算好時差而且功課太多根本睡不好,我經常都是倒下去後半夢半醒凌晨四五點就醒來,睡眠嚴重不足。對方一句話重複四五次我卻只能聽到沙沙聲,或我講了一大串結果對方還是跟你說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到再講一次的那種感覺有多令人沮喪,我就不贅述了。當時的我面對的是暑期班密集的musicology survey,每天一兩百頁的原文文獻看懂之外還要每天寫報告,份量之重讓我完全措手不及,每天只能盯著一堆文獻無助的呆坐。打電話回家拿學費,還剛好碰上家裡因為某些因素吵得不可開交,被狠狠掛電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