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校園怪談二>天降甘霖老師/巴城篇

好的老師會讓你一輩子難忘,不好的老師同樣也會讓你一輩子難忘

第一年出國到Baltimore待得兩年中,老實說並沒有遇到真正令我感念在心的老師,倒是情緒難以捉摸的教授們見過很多。跟大多數的老師都是萍水相逢,雖然當下相處還不錯,但隨著學期結束之後關係也就此結束。

首先是我進到音樂院第一個學期遇到的老師們,包括了鋼琴老師,室內樂老師,英文老師,歷史老師,bibliography老師等。第一個學期下來並沒有感受到接觸時間最多的鋼琴老師很喜歡或是不喜歡我,只記得我第一個學期過得很糟,對所有生活的不適應跟不斷遇上撞牆期,跟她的關係說好不好說壞也不壞,但是主修方面表現得令我自己非常非常失望。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總之就是渾身不對勁。這種情形持續到第二個學期才有顯著改善。

剩下的幾位老師,更是雙方不熟到極點。第一個學期的室內樂老師是校內駐校頭牌大老的不知道第幾任老婆,名氣大,教學能力的話.....嗯,不予置評。總之當時的雙鋼琴夥伴現在還有在聯絡,我們最愛講起的就是那位不知道第幾任的老婆為了解釋讓我們的演奏更生動一點,擅自把弦律加了歌詞唱給我們聽,加歌詞就算了居然是把一段非常優美的段落加了"please~~take the garbage out~~~~who can take the garbage out~~~~?"這種莫名其妙的歌詞,讓我們當場傻眼。聖桑的曲子耶!!!誰斗膽在這首聖桑如詩歌般的段落唱請你去倒垃圾?哪來的靈感啊???停唱了一陣子之後,我們好不容易把這段忘了,居然又在某次演出前她大人跟我們唱了同樣的一套歌詞然後說這樣可以加強戲劇性....我跟我朋友面面相覷,心裡想的都是,我們好不容易把那段可笑的歌詞忘了你現在又重唱一次是怎樣


好不容易結束那學期的室內樂學分之後很高興脫離她的掌控。剩下那幾位什麼英文老師,bibliography老師就不用提了。當時英文課分成兩個班,我們這班總是被另一班反應說我們跟老師互動太冷淡,這部分其實我到現在還是覺得無解。因為我也真的沒有刻意要不喜歡或疏遠她啊,總覺得互動就是有代溝,要我裝熟我也裝不起來啊!可能我當時不習慣隨時對人微笑打招呼,而我不笑就看起來很臭臉吧。。。?只能說雙方對於溝通這塊期待有落差,或真的就是比較沒有緣份吧!

另外的bibliograpy老師,我完全懷疑他上課是不是都只看教室後的牆壁,自顧自的用一種吸塵器般毫無變化的嗓音唸完稿子然後走人,不管下面的人是睡覺/按到節拍器慌忙翻背包(苦主在這)/整學期沒出席/做任何跟課程無關的事,他就是自己唸完50分鐘的課後準時拿背包走人,email問他問題也從來不回應。

歷史老師我唯一記得的就是一張斯文臉的法國籍加拿大人,上課會一直用手機看時間,還有就是曾經跟台灣的學姊交往過。

剩下幾個老師真的沒什麼印象,關係不好也不壞,還有印象得包括以下幾位:

某門浪漫樂派的Musicology: 老師是個必須有人攙扶還是舉步維艱的老學者,全班圍在圖書館教室原桌上課,一堂課下來沒有課程大綱,純粹看他心情決定下禮拜要上什麼?!! 明明是Musicology,應該會很多文章要看跟寫報告,但上課也沒提到相關內容,連我寫信問他為了申請學校要寫的學術報告是否也可以用該門課的內容當主題,他也跟我說學術報告很難寫他幫不上忙請去問writing center。我唯一在這堂課做的東西就是對全班介紹了威爾第某齣比較冷門的歌劇,同組的人在我報告完後說你講得蠻清楚的啊,老師也說你上禮拜did a very good job,這禮拜接下去講吧!但我最後卻只拿了一個低空飛過的成績,可能我除了口頭報告那天以外的課堂中都討論不夠熱絡讓他不知道我來這門課是幹嘛的。記憶中他好像有對幾組報告的內容不滿意,好像都是因為播放的歌劇沒有英文翻譯會讓全班聽不懂之類的。但因為沒有課程大綱跟白紙黑字的評分標準,他給高分給低分你都無從去申訴。然後這門課也沒有期末考,期中考或任何的小考,課程就在迷迷糊糊中結束。

後續:我念博班的第二個學期之後就在fb上看到了他老人家過世的消息。

xxx藝術歌曲研究:教課的是個唱聲樂的學者型老師,課程內容會用到歌者常拿來幫助學習發音的IPA。第一堂課她問我有學過德文嗎?我說大學學過,然後她笑笑地說,那這門課你絕對ok。BTW選這門課是為了我的選修課學分,但當時我完全判斷錯誤。有沒有學過德文跟會不會拼IPA是兩回事,我第一個Quiz沒拿A,那老師的態度立刻從原本的和善轉為輕蔑,接下來整個學期我都在她明顯的偏見態度中度過。

"我看你德文早就忘光了吧"

“你懂德文嗎?”

“.....呀You get your voice back!”(前個禮拜本來輪到我示範但生病沒聲音,過個禮拜去上課聲音回來了,她這樣丟來一句)

"前面不是示範很多次給你看了嗎?還不會彈是不是都要把我氣死啊?"

“喔你這次會彈了,不過那只是因為有別人在你前面示範很多次吧”


附帶一下,這門課是延續上學期下來的second term,所以其他幾個都是從上學期就在班上的。對於其他上學期就在班上的人,她明顯態度非常和善。

上課態度不好就算了,連去office hour也是表面善意實際上卻非常不耐煩

"啊反正你現在就是落後大家嘛"

“啊好好好我下個學期會開別門課,如果你有興趣也歡迎你加入”(完全沒正眼看你)

我回說我那時候就畢業要去Oregon念博士班

"阿好好好我這本書借你回去看啊!記得還我,don't take it to Oregon~~!"


幹,如果是現在的我,鐵定在課程意見調查上好好把你噁心的嘴臉呈報給你的老闆。學期初第一個Quiz拿B又怎麼樣?又不是期末成績,而且這就是學習的過程好嗎!!!你在歧視學生你不知道嗎?

後續:我不知道她的態度輕浮到底是因為我的表現還是我是亞洲人,總之最後是我期末考勤練習所以考得比她學生還好,她才對我說個oh~excellent~~! 考唸歌詞時,她才對我說,你沒學過法文所以你可能都不知道你剛剛在唸什麼,這裏應該要怎樣怎樣斷句等等。考完整個讓我非常想一拳揍下去。重點是,不管今天學生選到是他不擅長的課還是怎麼樣,你今天身為老師就不應該是這種態度。不是我告你也總會讓你遇到一個你惹不起的,祝你每天吃官司吃到肚子痛......說她是我留學中遇過最可惡的老師也不為過。

如果看到這裡你已經覺得這老師很過分的話,很不幸的,她不是唯一一個用這種態度上課的教授。第一年下學期接到的一個伴奏,對象是個拉小提琴的韓國女生。基本上我覺得因為語言造成溝通不良的問題,你請個翻譯在旁邊不就好了,在那邊大吼大叫是有用嗎?其實那老師真正在我面前吼叫的次數不多,大多數都是我把整首歌伴奏完之後她老師就說我任務結束請我先離開,然後接下來就是那個韓國女生的惡夢。她每次總是在課程結束後的下一次練習時間跟我講上一堂課我離開後發生了什麼事,內容不外乎就是被丟筆丟譜大吼大叫趕出教室叫她英文學好再來。

我真的很佩服那個韓國女生遇到壓力這麼大的事情卻還每次練習都保持笑容,因為我真的做不到。我碩士第二年時因為要考博士班的事情跟主修老師產生歧見
她完全反對我考博士班,內容不外乎就是我英文不夠好等等之類的,一直說我根本不需要博士學位啊等等,但我認為考博士班是我身為學生的權利,而且就是因為覺得磨練不夠所以想多待幾年做訓練,所以我還是送出了申請,學校也受理申請並安排了時間讓我audition。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就在我從明尼蘇達考試回來後的禮拜一,她見到我時表情就很不好,上課時間到了門一關上,劈頭就罵說你怎麼還申請博班考試?是都沒在聽她講話嗎?我整個愣住,完全不知道怎麼回應。我記得我只大概上說,既然學校都排時間給我考了,我就是會繼續做這件事,這是我身為考生的基本權益!

“You will never get that!”(摔譜+失控)

“Your English is not good enough!”

"You waste your time!"



老實說我真的很想吼回去,到底今天是誰在浪費時間?學校今天受理我的申請,就表示我應考資格沒問題,你區區一個老師有權力阻止我考嗎?覺得我不好你就考試把我刷掉就好了,有必要對我大吼大叫嗎?

後續:為了平息紛爭+我還有半年才畢業,我去把申請的Program改成了Graduate Performance Diploma (GPD)並寫信告知她後才解決整件事,從頭到尾她也只用一行文回應我:GPD is good.

我班上另一個朋友當時要拿演奏跟音樂學雙學位,最後在拼命趕論文時被她說一句:你幹嘛不放棄學位算了?

啊課都修完只剩下最後階段的論文口試,你叫人放掉這學位是什麼意思咧?

我不曉得今天是什麼原因讓學校這麼多老師有恃無恐的用這麼粗魯的態度對待學生,可能的原因就是當時學校強制要收這麼多學生(大部份是國際生好用各種理由漲學費)來維持收支平衡(或獲利),多收學生的後果就是素質不一+老師被學校強迫要把他們沒興趣的學生納入自己的studio造成教學品質大降。以當時我的觀察,就屬我們班上新收的亞洲人最多。是別的老師都不想收嗎?還是什麼原因?

我只待在這個巴城僅短短兩年,一個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城市,卻見到堂堂一個教育單位公然漠視教師的不當態度,縱容各種充滿歧視的言論天天在系上發生。但除非今天這些事情影響到招生,不然學校也不可能會去檢討整個系統出了什麼bug。


當然也有少數非常nice的老師。比如碩一下的室內樂老師,文藝復興對位的老師,跟American Music的老師,對學生都非常非常有耐性而且態度都非常謙卑。選修文藝復興對位的時候一大堆人告誡我那門課我會被整得很慘,但是最後老師給我A。American Music的老師對於學生不會寫報告這件事情也非常有耐性的教導並予額外的office hour。這個才叫做教~育!好嗎!

每個人際遇不同,以上純屬個人親身經歷,不見得你新生進來就會遇到跟我一樣的事情。我今天要強調的是,不管你學生程度如何成績如何,身為老師就是不該有這些態度。如今我也是個老師,遇到的學生背景,程度跟目標都不同,我總是在思考我今天是學生本人的話,我會期待老師給我什麼樣的幫助?或用什麼樣的態度來上課?禮拜五教完我學生最後一堂鋼琴課後她告訴我說下學期她還想要繼續選這門當選修學分,希望還可以當我學生(我整個暗爽)。上完課後她在半小時內傳了十封簡訊跟練習片段來給我問我這樣彈對不對?(課堂中教的是四對三的不正規節奏練習) 雖然對我來說是額外加班,但我還是從午覺中起床並回覆她的訊息。我寧願現在加班也不要她自己亂抓錄音來亂跟,三個禮拜累積一堆壞習慣後來給我上課又要全部重改。老師不好當,但當你今天在面對學生時,請好好想想,當初學到的教育理念是什麼?你當教育者的目的是什麼?有教無類,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