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近況更新

搜了國內求職新聞,說平均一個新鮮人找工作需要八個月時間,算一算從我現在開始找起到我畢業大概也是八個月。這幾天來尋尋覓覓,對於自己能在社會裡面扮演什麼角色還沒一個定論。

最近除了寫作業準備考試以外的時間都在狂嗑美劇,剛看完警探劇Bosch, 電影Flight(丹佐華盛頓演得嗑藥機師把整架飛機頭上腳下倒飛還讓幾乎全機人生還的故事),爽片Jack Ryan跟鳥到不行的Enemy。今天剛看完的Orphan Black第一季,講的是複製人的故事。說實話,剛看完傑克葛倫霍的Enemy實在讓我對於“看到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最後卻發現只是雙重人格”的梗非常沒興趣。整部戲就是一整個昏沈黑暗---好幾幕我都好想跳進去幫他們開燈---看到那兩個人格面對面對質最後決定“ 換妻”之後讓我對整部劇本走向失望透頂。接下來的幾幕當然就變成毫無新意的性愛場面,最後想像出來的分身被對方發現真實身份後大吵然後車禍死亡。全劇只是用車禍當成象徵手法,表明傑克葛倫霍那個角色決定賜死自己不堪的那個黑暗面。片尾的大蜘蛛,我整個覺得根本是從哈利波特第二集裡面的蜘蛛老大Arago出來尬一角的。你說是不是啊~~~~~~!


還好Orphan black還沒給我搞什麼雙重人格,不過第一集的性愛場面也是有點太刻意了,但是女主角身材真是沒話說啊!!首集就給我來個一絲不掛

複製人技術被專利化是個新梗。不過我最有感觸的是那些複製人姊姊們提到Sarah的小女兒Kira疑似被Genetically Modified才具有神奇的自癒能力時,完全讓我想到Monsanto的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人類的基因也會像那些黃豆一樣,被送進實驗室做基改,變成刀槍不入的新時代基改變種人。

轉回來現實的Eugene。接下來要講的是那個讓我幾乎想飆髒話的舍監辦公室老闆。

首先是我們同鄉會每個月都在會在我們社區辦公室活動中心辦聚餐,上禮拜天輪到我幫忙借鑰匙,從2006年以來我們的借用從來沒有不良紀錄過,完全照規矩來。結果上禮拜天聚餐時發現前門被新裝上了防盜鈴,門只要開超過一分鐘就開始警鈴大作把活動搞的烏煙瘴氣,最後只好派人在前面負責開門讓大家進來( 門被設定自動上鎖)。活動結束後的禮拜一一早我去辦公室還鑰匙,櫃台的工讀生一連凝重的臉色跟我說,我必須跟你談一談活動中心借用的事情,緊接著就是他們女主管回到櫃檯旁的辦公室,發現我是昨晚最後的借用人之後,批頭就給我在公共空間對我大吼大叫,說側門被人用東西擋起來沒完全關上,質問我看到前門的防盜鈴沒有?說他們之後也會在所有的人通通裝上防盜器,以後這種門沒關好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然後用一付"我死定了"的口氣,指著我說,她老闆會來跟我談這件事,叫我準備好跟他談。

大吼細節我已經記不清了,但整個爭論過程中我嘗試跟她解釋,的確是我簽的名沒錯,但我也必須要先去了解狀況才能才能跟你回報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更何況這種把門用東西擋住沒關好的事情在過去我們八年來借用的紀錄上從沒發生過,是不是有人趁大家活動結束後再去從外面打開的也不曉得。但是那位偉大的舍監小姐,從頭到尾沒在聽我講話,只是像鬼打牆一樣重複"你簽的名就是你要全權負責 "來搪塞我。

憑著一股不甘心平白挨吼的心情,主動寫信給那位她口中的"上司"Barman先生,說明事件原委並強調雖然是我們還原場地有瑕疵在先,但不管發生什麼事,那位舍監小姐都沒有權利在公開場合對住戶大吼大叫,更何況連她都搞不清楚是發生什麼事就隨便找個倒霉鬼來吼。那位Barman先生在下午的確也是很快回信,先跟我道歉說他們無意指責住戶,只是要強調這當中違反了規定,而根據借用規則,我必須跟他做面對面的談話討論這借用規則才能再續借鑰匙(who cares)。這位Barman先生態度算是有想要好好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們同鄉會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所以我禮拜三早上寫信給他,跟他約禮拜五早上碰面談這件事,這樣他會有兩天的上班時間跟我確認時間,同時我也提到同鄉會阿姨也會順便去了解這個狀況。

結果你猜怎麼著?一直到禮拜四下班時間後我查看信箱,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你是跟我在那邊過農曆年嗎?沒有東西受損,把事情講的像世界末日一樣嚴重,然後現在住戶依規定要跟你辦公室做面談你就給我在那邊閃閃躲躲,素質有沒有這麼差勁。請問你禮拜一回我信之後是到底有沒有在進辦公室?就不要你被我抓到怠忽職守上班時間給我偷溜出去混水摸魚。

然後從同學口中得知學校行政人員態度差也不是偶發事件了,但我對於忙碌的課程以外還要花精神處理這些鳥事感到非常無力。因此我也決定把整件事情呈報上學校客訴單位,至少要在那邊諮詢我應該要怎麼處理才比較好。。。。基本上我除了錄下對話之外也不知道有什麼自保方式了。

一方面也很擔心自己內心那塊柔軟的地方已經被磨到消失無蹤。以前的我遇上這種事,多半都會選擇算了,但現在的我,無論如何都不想默默吞下這些不平等的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