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inter 2015

開學最令我驚豔的莫過於新開張的體育館,完全是五星級無誤。

























首度站上deadleaf專區,完全覺得我像舉重選手上擂台,哈哈!



上禮拜四是跟輔導師倒數第二次會面,接下來的面談會改成團體式的。她感覺比我還感傷,而我經過這幾年來的跟人認識又離開的來來去去,好像都已經習慣了,或者強迫我自己習慣。當我跟她說道,上學期修體育課的老師,居然在我去跟她檢查出席率時,問我: do you have other name is easy to call?  我的輔導師很驚訝的說,那是很明顯的偏見問題,給了我網址說我想的話,可以通報這件事。

我透過line跟在台灣的olivia講這件事,她非常火大的同時也跟我說,她也曾有同學被這樣問過,還有一個是法國同學因為英文有口音,同組的美國人都一起把他當空氣,他發表的意見也整個忽視。

昨天看冠軍賽前正準備寫一封長信給bias report team,但在寫的過程中,留學生涯不愉快的記憶就像跑馬燈一樣不斷的在腦中出現。輔導師問我,一路走來一直遇上這種種族偏見的狀態我都是怎麼回應?我回答說,我只能盡量讓自己不去在意這些事情。畢竟有些人,永遠學不會怎麼與人相處,讓這些人的行為影響到自己,那充其量只是拿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罷了。而我也很驚訝的發現,那些受到不公平對待的情形,其實一直從未在我心中消失,只是我選擇去遺忘。我跟輔導師說,我只能告訴自己可能大家面對的問題不同吧,白人或許沒有被歧視,但可能其他方面也是有問題。但她很堅定地說,白人在這環境中依然享有相對的優勢和特權


我的輔導師是個白人,專門研究多元文化。她對於非白人種族的歧視偏見問題,保護立場非常之堅定,這樣的正義感我從未在任何一個白人身上看過。我跟她說,跟她會面最大的幫助就是由她幫我判斷到底我遇到的事情是不是種族歧視。如果她說是,那就明白告訴我,我遇過的事情的確就是客觀的種族歧視事件。我本來告訴她,我感覺在學校裡面遇到的事件好像比較少。不過經過昨天的回想,其實沒有比較少,只是我不想提,無法分辨,或選擇遺忘。

去加州旅行完回來後狂磕Mozart in the Jungle,用三天的時間把一季十集的影集看完,好過癮。最喜歡的部分是每集不同的片尾曲跟音樂圈專屬的梗。美劇愛用的老梗(sex)也是一直出現,不過就是用非常諷刺的點來凸顯。比如其中一個拉大提琴的女主角告訴新人主角說,跟不同樂器的人上床有不同感覺。跟拉小提琴的,通常過程非常快,因為他們的音階都拉很快~跟打擊樂上床的,你會覺得他動作像打鼓。講到這邊我才正想說,彈鋼琴呢?該不會要說手指很快很厲害之類的吧?結果馬上那個大提琴女生就說 鋼琴家有分兩種 jazz 跟 classical 她個人prefer跟爵士鋼琴家上床 因為他們都非常會“即興表演”(爵士必須很會彈即興) 跟常常跟別人合奏 (畫面就是那女生一時興起跟jazz pianist 在廁所乾柴烈火順便拉另一個女生進來加入)。

敘述簡直諷刺到一個最高點XD

回頭繼續看How I met yout mother,非常生活化的情境喜劇,看完對生活也有非常多想法。下次找時間來分享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