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43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acism

輔導師曾經在聽完我上學期因為種種原因導致我被當掉的事情之後,用難得堅定的語氣問我,you are 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don't you think they try to use the language issue as an excuse to put you down?

我停頓了幾秒,然後回答她說,我無從判斷。真的,我無法判斷身處一個任人宰割的環境下的研究生,我無法得知是不是有受到種族歧視。

接著她問我,過去的經驗中有沒有受過種族歧視的待遇?我問她,什麼樣的狀況下會被視為種族歧視?是否有具體的案例可參考?她回答說,舉凡在公車上大家給你鄙視的眼神啊,不想坐在你旁邊啊,走到餐廳裡面大家停下來打量你啊,不想跟你做朋友啊,不想跟你說話等等都算。我說,八年前在camp裡面遇過上述幾個案子,我的室友對我態度非常非常差,整天找我麻煩,但我卻無法得知到底是我的行為真的打擾到她,還是純粹因為我的外表讓她整天就想找我麻煩。而我也告訴輔導師,雖然她對我的態度很差,但我卻因為她同樣因為外型受到大家在背後冷嘲熱諷的情形替她感到難過。身為一個女歌劇表演者,有著將近180公分的身高,至少一百多公斤的體型,在台上扮演角色時不斷因為外形和角色衝突的關係飽受觀眾和樂團團員的嘲諷每個來找我的朋友一開房間門就是先看到她滿地的內衣褲和垃圾食物,接著就會問我說,這個人當歌者也太胖了吧!最嚴重的一次她和我搭同一班公車,下車後我一個朋友說,"嘿那個胖女人剛撞了我一下,我差點在公車上要飛出去椰!" 我說,你說的是我室友椰!!!她很驚訝的說,"天哪你怎麼有辦法跟她住?太大隻了吧?她什麼樂器的?" 我說,唱歌的。我朋友說,"天哪她一定是那個大家都在講的那個胖子女生!"

我繼續跟輔導師說,我甚至有次打開門看到一個男的跟她在床上,兩個都沒穿衣服。

我沒提的是,男的至少比她矮一個頭,身形小了一個size,而且是一開始在機場和我搭同一班shuttle到camp的巴松管男生。

最後跟輔導師討論的結果是,也許她面臨和我一樣被他人排斥的心境,所以才會這麼排斥長得和她這麼不一樣的我,也或她觀念還停留在幾十年前亞洲人還是比較低社會階層的年代。

我跟輔導師說,語言是排除種族問題的第一步。但有時即使語言通了,白人社會裡依然會因為長相不同而排擠所謂的非白人。比如我那個在維也納讀書的同學,十年前剛到奧地利時德文還不輪轉,打電話想租房子住,對方卻僅以一句話回應:等你會講德文再打來啦!然後粗魯地掛上電話。十年後完成了學業,講的一口流利的德文,但帶我跟我弟去傳統奧地利餐廳--沒有任何觀光客的地方--那些服務員依然懶得搭理他。

人類是視覺的動物,所以也許在我有生之年可能都看不到種族問題獲得改善。我曾經一度相信種族問題這麼嚴重的美國在歐巴馬上任後有獲得改善,但最近發生的弗格森社區和紐約地區白人警察殺害黑人的事件,馬上把所有問題推回原點。看新聞上的暴動畫面,我會以為我還在那個3K 黨橫行的年代。我曾經跟輔導師說,因為在camp遇到的一些不開心的事情,讓我之後去美東考試的行程前並不期待人們會很友善。不過我在紐約卻遇到對我非常好的路人,教我用地鐵票,幫我開門提著行李出去,幫我扛行李,指點我方向。輔導師也說,通常大城市的人對外地人都比較友善。但如今紐約這麼大的都市都還會發生警察攻擊黑人平民這種事情還能全身而退的事件,所謂“大城市比較沒有種族問題”的論點其實並不成立。我在巴爾的摩時,一天到晚都聽到人家跟我說,要小心那些“黑人”可能會攔你路跟你討錢。難道其他膚色的人都是好人嗎?Orz

而且舉凡最近發生的重大校園槍擊案,肇事者通通是白人。輔導師問我,我的台灣同學對於種族問題有什麼看法?我想了想,回答說,其實我認為我們亞洲人在不自覺當中也有很深的種族歧視。首先,絕大部分亞洲家庭不樂意見到小孩和所謂的黑人交往。再來我們對黑人還是有很深的歧見,認為他們永遠跟毒品犯罪結合在一起。我的某任室友,就曾經跟我抱怨了她圖書館study room得跟一個很不友善的傢伙一起使用,在她抱怨的十分鐘內不停地提到black這個字。我跟輔導師說,我打賭要是那人是個白人,她鐵定不會說我今天得跟一個該死的white student share 一個study room。

種族,依然是個無解的難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