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浴室裡的蜘蛛

原因就是老媽前陣子告訴我,她買了三隻螃蟹準備回家煮。結果發現有兩隻還活著拼命滿家跑著給他們找,找了好久才找到。結果那天晚餐的螃蟹媽媽說吃起來沒以前好吃,可能是螃蟹帶著怨氣吧!老媽說,以後不買這種海鮮回家吃了,看到牠們拼了命想尋找出路,不忍心再扼殺生命。

剛打開臉書看到一篇文章,說人跟人關係的建立就像服務業,越靠近的人越要有禮貌,但實際上我們卻經常做相反。跟普通熟的朋友相處都知道要互相尊重,對更熟的朋友或交往的對象,卻經常性的無理取鬧。前陣子跟輔導師聊到在這裡認識了什麼朋友,都怎樣相處。我開始試著回想那群頭兩年在這經常聚一起的“朋友”,如果那段關係算作友誼的話。

朋友之間,不應該是互相容忍,或犧牲掉自己不開心的感受換來表面的友好。在尤金狹小的生活圈裡,頭兩年我能經常聚一起的人也就那麼兩三個。說開心嗎?也許吧,剛開始還不很熟時的確很開心,可是日久見人心,是不是真那麼要好,時間真是最好的解答。

朋友A,一開始很要好。曾經在第一個秋季的某個晚上接近半夜12點,她忽然打電話來,問我說她該不該轉去她很想念但在台灣只接觸過一點點的主修?其實我根本就已經睡著,被電話吵醒以為有什麼急事,知道是打電話來聊天的之後我還是耐著性子花了40分鐘跟她分析轉組跟不轉組的各種利弊,她說,我講了好多細節都是她家人沒跟她說的,她說她被我說服最後我們討論出來的結論是,先不轉,拿到這個主修的學位再說。

但幾天後我卻看到她著手開始準備申請轉組的各種文件,我說,妳不是說不轉了嗎?

“沒有啊,我那天只是想打電話找妳聊聊而已,我已經決定要做這件事,沒有打算要聽妳的意見啊!”她只是一語輕鬆帶過。

原來我費盡心思想的各種理論根本對方連一個字都沒聽進去,那又幹嘛要在大半夜時間打來擾人清夢咧?在接下來的兩年內諸如此類的事情層出不窮。第一年暑假倫敦奧運的選拔會在學校舉辦,我興高采烈的打給她說那個地方弄的像園遊會喔很多很好玩的東西,四年一次一定要去看看啦!!

“妳講了那麼多,我還是沒有興趣噎!” 她只簡單帶過一句。

我只好摸摸鼻子,想說她大概真的沒興趣吧。誰知道隔天卻接到她電話,問我說我什麼時候要去看比賽?她也想跟。我提高聲音的問,阿不是才說沒興趣?

“阿我昨天沒興趣,今天有興趣了啊!” 她好像沒事似的這樣回我。

想當然,我最後還是讓她一起跟了。

因為自己買錯票,而我多問她一句“需要怎麼幫忙嗎?”就在機場對著我鬼打牆大吼大叫半小時。也曾經不顧我感受,纏著問我到底還是不是處女,一問就是兩年。

我說,這個問題我不需要回答妳。妳覺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我覺得妳看起來像是,可是怎麼可能啊??我看你們兩個很親ㄋㄟ。。。。”

為什麼我都說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還要這樣不知趣啊?

另外一個編號B,是個嬌生慣養的獨生女。跟她認識兩年下來最常聽到她講的話就是,“我以後絕對不會跟你們這些人聯絡,我是因為來這裡讀書不得已才跟你們混一起,我也不會跟你們講那些我會跟我朋友講的事情,以後最重要的是我的家人誰要管你們這些人。” 結果一畢業之後寄卡片來給我是她,說好想念尤金的也是她,我一回台灣立馬要約我的也是她。

這次她的邀約我一概不予理會。我永遠不懂這些人腦袋在想什麼。

輔導師問我,當我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是怎樣做處理的?

我說,我以前處理的方式就是嗆回去。但自從朋友告誡我說“小心變成那個妳討厭的人噢” 之後,我就開始用不回應的方式冷處理。但輔導師說,可能這樣的回應方式會被對方解讀為我“默許他們繼續”那些令我不舒服的行為。

其實我不知道除了挑明了講說我很生氣,掛電話或封鎖對方之外,還有什麼更好的回應方式。只能說,如果今天對方就擺明這種要約不約都沒差,或我有沒有拒絕都沒差的態度,那我也只好把對方擺在可以隨便處理的那一欄,which means we are no longer friends.

真的,這類的人,不要認識也罷。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但事實是,大部份的人都只想到自己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