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ake a break

但今年突然想要訂做兩瓶可樂跟她一起過那是個跟我同一年來尤金唸博士班,生日在我前一天的女生,很剛好我們都有一台單眼,喜歡拍照。其實第一年一起慶祝生日的時候我跟她其實並不熟,除了生日那天一起聚餐之外平常沒怎麼來往。那是2011年,大家一起去5th market旁的一家法國餐廳,我印象很深的是我點法式雞腿,真的很literally的雞腿餐,整盤就一隻雞腿跟醬料,然後沒了。20美金就這樣飛走,我暗自決定下次絕對不踏進這家法國餐廳。同樣的價錢我可以去超市買好幾隻大雞腿自己烤就好啦真是的Orz








2012年的時候去的餐廳在19街的歐巴馬冰淇淋店對面的一家餐廳,忘了叫啥名字。總之那次是我當壽星以來約過最大的一團,總計11人出席。會這麼大一團主要也是2011年進UO的研究生特別多,連同鄉會阿姨都說,好幾年沒看過那麼多研究生同時來尤金了。這次的餐廳我覺得比前一年好得多,很多餐點都是可以客製化,價錢也比較公道。不過客製化有個條件就是你要會點餐,像本人就因為是頭一次光顧,不知道他們家義大利麵是要自己選加什麼料,就傻傻的只跟她說就alfredo醬,結果端上來的東西...等下你們就知道了。






當時不知道哪來的靈感只用了拍立得拍大合照,人小得像螞蟻。



對啦~~看到沒有!因為我只跟服務生說alfredo醬,沒說要加其他的蔬菜或雞肉海鮮,所以端上來的義大利麵literrally again的只有白醬+麵條。下面這張照片正好捕捉到我朋友看到那盤麵後笑到倒地的瞬間。印象中是潰斯大說,“哎唷沒關係啦就長壽麵啦長壽麵!吃了長壽啦來來來~~”






好像是這盤被說很像中式炒麵。






2012年生日的合照。

扯遠了,本來要寫關於朋友的故事結果搞到這裡像食記。回歸正題,當時聚餐完回到家裡整理照片時心裡就在想,這批人不知道下次要再聚一起是什麼時候了。因為過半的人都是2011年進來的碩士生,2013年6月就會畢業。但好在我跟生日partner Kiwi都是博士生起碼會多待個兩三年,所以還是相約好畢業前每年都要一起過生日。

印象中事情是發生在2013年春季一個品酒趴的隔週。Kiwi當時的室友亮姐突然丟了臉書群組訊息給我們,字數不多但每個字都像利刃一樣割在我心頭。

“Kiwi得了淋巴癌,下個禮拜就會回台灣。因為生病所以不能太勞累,大家有空的話可以多帶點營養的東西來餵食。”

原來在那天品酒趴時她就已經跟一些人提到她前幾天摸到脖子旁邊有兩個小腫瘤,因為不會痛,所以馬上去健康中心做檢查。結果早上做完檢查當晚就接到護士的電話要她立馬轉診到大醫院做切片,因為“感覺不太對”。品酒趴那天她其實是已經在等醫院的檢查報告,而我那天玩牌玩到瘋了什麼都不知道。



幾天後醫院檢查報告出來了,“確定是癌”,她這麼說。所有人無法不驚愕一個看起來這麼健康的人,癌細胞卻已經悄悄在她體內擴散。接著在一個禮拜內她打包好所有的行李準備回台灣化療,一切過程快到我根本不知道做何反應。臨行前她把相機揹包留給我,說要我多帶它出去走走。“一年之後等我回來再還給我”,她說。

於是我2013年6月帶著她的揹包跑到了阿拉斯加看座頭鯨跟熊,一望無際的海洋跟冰川,還有那個可能一輩子只會去一次的小島Sitka及Ketchikan,跟白頭鷹合照,以及那隻大得像熊的狗狗。我毫不忌口的嚐遍所有遊輪上的美食跟朱諾的螃蟹,只因為我答應她,“出門旅行也要幫她多吃各類的美食”。




一晃眼,三年過去了。當初說好一年之後會回來的她,因為化療不順以及其他家庭因素,已經不打算回來繼續學業。本來當初切片結果說是比較好治療的淋巴癌類型,又是初期,所有人都樂觀的認定她應該幾個月就可以出院。但沒想到的是她的身體不斷排斥化療藥物,治療過程比原本預計的要棘手的多。2013年11月我們生日的時候,她來我版上留言說,Sorry啦今年不能跟妳一起過,明年要一起喔!!!

我笑著回應她的貼文,卻掩飾不了心痛。她不知道的事是自從我知道她化療不順之後我再也提不起勁過生日,尤其是我們曾經一起去拍星空的那個私房景點我更是一步都沒踏進去過。她的病一直到2015年初接受骨髓移植之後才終於康復,頭髮也長了回來,看起來非常健康。

“大學的時候我出過一次很大的車禍,那一年因為這樣休學一年。這次又是唸到一半要暫停,我人生怎麼好像一直在take a break啊?” 我記得當時她在尤金的踐別會上笑著對大家這麼說。

六月上去西雅圖拍的星空是她離開尤金三年以來的頭一遭。兩個人拍夜景的話就可以一個設B快門曝星軌,一個用快快門拍滿天星斗,節省起碼一半的時間。但西雅圖那次只有我一台相機,當時多麼希望她也在旁邊,一起吐槽彼此的照片,一起欣賞美麗的星空。

亮姐今天看到我po文後丟了訊息來問說從哪裡買到這兩個瓶子,我說兩個都是訂做的。她問說是Kiwi送的嗎?我說不是,是我去訂的。“她很久沒跟我聯絡了。”我說。
“其實我也很久沒她消息了。” 亮姐這麼說。“她本來有打算要回來的,可是因為她爸的關係好像就沒打算要回來了。'' 亮姐繼續補充。

在臉書上一直都很低調的我半年來也幾乎沒看到她在臉書上出現,今天po文我特別tag她的名字,希望她知道,我想跟她一起慶祝這獨一無二的時刻。



Happy Birthday, my fri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