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尤金的嬉皮


 “Hey~!I'm Sorry~~~~~~!!!!”



what??我沒聽錯吧他居然在跟我們道歉????

我以為他會轉過來對我們比中指然後說What the fuck之類的噎~~~~!

會想寫這篇是因為最近生活中忽然迸出好多跟嬉皮文化相關的話題。週四晚上跟學姊們聚餐的時候話題聊到其中一個社會系博士S學姊的白人老闆是當年美國二戰後嬉皮文化鼎盛時期的產物,又是就讀柏克萊大學,完全是個純正的嬉皮,“講話非常之白目,完全社交精障。”學姊這麼說。

她這麼一說勾起大家的好奇心,紛紛要她舉個例說到底是有多白目。

“喔啊就去年聖誕節她請我去她家吃晚餐,跟大家介紹我的時候說,This is my student. She's not doing well recently because her father is dying. ”


學姊話一出我們所有人差點把含在嘴裡的鐵觀音噴出來。但接下來還有更勁爆的,


“阿她前陣子才跟我說啊唷~~~我最近尿道又發炎了。沒辦法,最近性生活太頻繁,然後問我最近有沒有在跟男人上床。我只想回她阿x我跟誰上床是甘妳屁事膩!!”學姊繼續補充。


一旁的L學姊聽完若有所思地說:“ㄟ不過都六十幾歲還這麼active也真不簡單。”


“是不簡單,但也不用把她怎樣跟老公上床的細節全部跟我講吧!說什麼跟她老公從來都不在臥室做的!我有需要知道這麼多嗎?”


聽學姊形容,她老闆年輕的時候是個標準金髮正妹,即便年過六十還是風韻猶存,“胸部很大”。1960年代的嬉皮們盛行自由戀愛跟公社式的生活,可以想見當時她老闆
生活鐵定更加多采多姿。

======================================

說實在話,我來到尤金之前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嬉皮,也不知道全美最大的嬉皮地盤因為物價上漲等因素已經悄悄從舊金山移來尤金,跟嬉皮息息相關的大麻我也從來不知道是什麼味道,印象中第一次聞到是2011年感恩節去西雅圖的時候,當時走到一半突然下大雨,我靠到騎樓邊把相機裝回背包,忽然從建築物裡飄出一股甜膩古怪的味道。朋友說,那個就是大麻味。我不知道大麻為什麼會讓人上癮,那味道聞到我只想吐根本不會想碰。

比較有趣的是我一對夫妻朋友認識了從華盛頓州搬來這的一對情侶之後,因為他們的關係偷偷嚐了添加大麻葉的cupcake,可是男生馬上開始恍神飄飄欲仙,太太卻一點反應也沒有。一個月後先生為了想知道多少劑量才會讓太太有反應,兩個都吃了比第一次約兩倍劑量的大麻,結果自己到隔天睡起來還在恍神,太太照樣一點反應也沒有。該說這太太是天生當嬉皮的料子嗎?是說,比起我的話他們夫妻倆跟嬉皮的交集要大得多。曾經聽他們形容有次去拜訪住附近郊區的美國朋友家,一到那主人跟他們握手寒暄,接著就開始自顧自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的傻笑,我想八成又是一個剛呼完麻的。上回去Country fair的時候,有個大舞台上搖滾樂團發出震天尬響,台下所有觀眾像被下了迷魂劑一樣跟著搖擺晃動,眼神迷茫。到一個國家留學,體驗當地文化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我想我有生之年應該都不是嬉皮文化的粉絲。











曾經有次是我家樓下的鄰居週末開趴,半夜12點我打算睡覺,結果從窗戶邊飄來陣陣濃郁的大麻味,嗆的我到半夜三點還在精神亢奮。我想我可以開始理解為什麼很多吸毒的人都是因為同儕壓力才開始上癮,如果你室友鄰居天天抽,你其實很難從毒品脫身,問題大麻到底是不是毒品也還頗受爭議。有一種說法是香菸其實比大麻還容易上癮,危害也更大,但因為菸草不像大麻葉那麼好種植所以有心人士刻意妖魔化大麻好讓大家選擇香菸讓菸商有賺頭。

尤金的downtown經常聚集著嬉皮們,剛到這邊的第一年的我非常不適應。接著我發現公車總站播放的音樂從第一年來時的ICRT換成現在的古典樂,我以為尤金政府想要提升全體市民的古典音樂素質,後來才知道是他們想疏散聚集在車站的嬉皮跟homeless才放古典樂吵死他們(他們太愛ICRT的搖滾樂)。我強烈感受到我跟這裡的嬉皮文化格格不入,不過,朋友曾說唸書唸得好累不如我們來去街上當嬉皮流浪一陣子吧,可能是不錯的生涯規劃?! 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