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群在尤金人的故事 2014-15 (中)

“那又怎樣?她都要走了!” 他提高音量。

"。。。。你吼我幹嘛?" 我開始不爽。

“你喜歡她,對吧?” 我說。

“都是大人了就不要再問這種小孩子的問題了!” 這次他聲音帶著惱怒。

“那她有說什麼嗎?”他繼續問。

“什麼都沒說。”

“。。。。。好吧如果她有說什麼的話我可能會想聽。”

“她沒說什麼。”我木然重複一次剛剛說的話。


然後整趟路一直到我回尤金之前就再也沒提過這個話題。其實故事的這段二部曲中因為放暑假的關係神秘喂已經不算第一主角,主要都是我在尤金放暑假中種種生活中的瑣事,還有在我周遭的那些人物互動。觀察別人是件很有趣的事。

============================================

出場人物:
室友A
室友的好朋友B
室友的好朋友D
神秘喂

友情客串:克姐

會發現女主角身份完全就是那最後一次聚餐時喂先生直接在大家面前遞給她踐別禮,不知怎麼的我就是感覺那不是一個可以在大家面前打開的東西,還刻意用學校logo的包裝紙包起來似乎是想讓大家認為那只是在duck store買的普通紀念品。種種跡象顯示女主角身份再明顯不過。我從西雅圖回尤金之後開始跟喂先生聊起我觀察出來的來龍去脈,他則丟給我看他的版告訴我了整件事的起承轉合。同件事情從兩個不同的角度看,很有意思。

說實在話在西雅圖夜拍當下我跟主角喂真的談不上是朋友,而且經過兩次約打球下來還覺得這人不是普通囉唆,但他願意花整晚時間載我去每個點拍照我是真的很感激。後來那套夜景照給我們放上fb之後受到朋友們的廣泛迴響,連我都覺得算是我拿單眼四年以來最出色的作品,堪稱生涯巔峰作。B小姐直接把一張在Alki Shore拍的夜景圖拿去當手機桌布,還特地拿來給我看說,“姐姐,妳看,我用妳拍的圖當桌布喔!”有人賞圖我是真的很開心,不過也老實的跟B小姐說,在Alki Shore的照片都不是我掌鏡,本人當時其實已經在河岸邊的長椅上恍神了。那天晚上我跟ABD三個小姐聊得很開心,順便也把在Gas Work Park邊拍照還要邊逃離灑水器的故事講給她們聽,大家笑得東倒西歪。接著她們輪流在我的鋼琴上彈遇見,我負責SnapChat,玩的不亦樂乎。

過程當中我稍微觀察了一下女主角,當時的她並不知道我知道整件事。但我想她不是一個會隨便跟別人透露內心事的人,所以好幾次在我倆家的朋友聚會聊天中我嘗試挖掘出一些蛛絲馬跡,但都沒有成功。喂把他的版轉給我看時,說是要給我看他文青的那一面。我問他為什麼想給我看,他說,“因為妳無關緊要啊!”

亂講。我真的無關緊要的話你就根本不會提整件事。整個行為的目的再明顯不過了,擺明要我幫他牽線講好話。說實話我有好幾次也是差點很想找女主角聊聊這件事,但過去一次慘痛的經驗告訴我,別人的感情事千萬別插手,不然後果怎樣發展不知道。幾年前我基於傻傻當好人的心態,嘗試讓一對學弟妹破鏡重圓。殊不知在其中一方的絕情之下,另一個風向一轉改瘋狂追求我,說一路走來我一直都對她很好,這幾年坎坷的情路讓她對男生死心等等balabalabala,問我有沒有想跟女生交往。我做夢都沒想到整套劇本居然是這樣走向,幾番嚴詞拒絕之後對方還是不死心,弄到最後我只能心一橫封鎖她帳號才結束整件事。說實話,傷了她我真的也很不願意。提這個故事並沒有在暗示什麼,只是想告訴大家別人的感情事真的不要亂插手,自以為做好事反而害大家撕破臉實在沒必要。

回到正題,不久後我發現由她們三位女生口中描述的喂,跟我面對面講過話的喂,還有網誌裡的喂,全都長不太一樣。比如B小姐問我,“他有沒有給妳聽Kodaline的歌啊?" 我說沒有,她說之前上去西雅圖時那位喂先生一直放Kodaline的歌然後說配夕陽很搭,接著拉大家去KTV聽他唱歌,最後纏了她一個禮拜問說他唱歌好不好聽。我問說到底是哪首歌啊?B小姐說,是Love will set you free,然後說她想學問我能不能教她。我把譜抓下來後也順便跟神秘喂聊起此事,他卻說他根本不知道那首Love will set you free,也沒有纏著B問她自己唱歌好不好聽,而且他喜歡的那首叫High Hopes。我完全不曉得中間到底溝通出什麼問題,感覺根本雞同鴨講啊!

“他給人感覺很真性情,但我常抓不到他節奏。” B小姐對主角喂下的總結。

"Gas Work Park是他最喜歡的地方。" B接著補充。原來那個地方除了要抓腳架逃離灑水器之外還有這麼一層意義。

在這一來一往的對話中,真正的女主角A反而在旁邊完全沒表示意見,也從沒參與對話,我還是看不出來她對此事有沒有想法或回應。後來B離開尤金去了road trip然後回台灣,變成是D小姐跟A形影不離,然後我們開始一起hang out,做甜點,看電影。不得不說D小姐真的是有一身好廚藝,她們經常的拜訪也讓我省去下班後煮飯的麻煩,跟大學女生一起出遊感覺挺好。隨時間一天天過,距離A離開尤金的日子也近了。在她離開前我正好北上到Mt.Rainier作了Road trip,回到尤金之後剛好可以趕上幫A餞行,於是就跟喂聊起我送了一個木製的磁鐵和畫著學校圖案的卡片當她餞別禮。順便問了他最後一次,“你  真的沒打算要下來送她嗎?”

“80%機會會去。”他說。

老實說我提這個建議真的是糾結很久才決定提出來的,原因就是我覺的他很想見A,而我基於不當月老的原則下能做出最大的忙了。當然我也說了其實A回台灣一個月後還會再回來工作所以那時候有可能也會見到面,但喂已經決定下來一趟送她,然後會帶上姊姊一起。“十月不見得會見到面。”他說。於是乎八月份我就在陰錯陽差之下認識了有十萬粉絲的部落客克姐,一個身材高挑氣質出眾的美女,還有她的寵物狗狗麻吉。他們聊到隔天的行程是要跑酒莊吃飯品酒,本來我是打算時間讓給她們姐弟跟室友A讓他們多認識,並不想打擾他們接下來的行程,但在克姐邀約之下我還是決定一起跟了。殊不知隔天因為臨時改變行程去滑沙讓整個狀況急轉之下,已經打扮好出門的室友A完全沒心情換衣服跟我們去戶外的動態行程,所以在僵持了幾分鐘之後,我們這車就變成只有他們姐弟跟我還有另外一群大學生朋友上路。

車上等待的那十分鐘我真的很緊張,對我來說幾乎像一世紀那麼長。以我對A的認識她換個衣服不會那麼久,所以當我看到她久久不下來的時候其實就有不好的預感。我幾乎有衝動想下車去找她,但想想這麼做其實於事無補,還會破壞我跟她的關係。少了她的行程似乎就少了那層意義,所以我盡量找別的話題跟他們姐弟聊,想至少沖淡一下出門前的衝擊。於是那天我們去滑沙,去海邊,然後回尤金聚餐。扣除掉主角沒來的缺憾,跟這群大學生們hang out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隔天的行程就是帶克姐逛校園,一起吃飯跟買狗乾糧。要不是有這次克姐來,我還真不知道她弟唸的建築系到底在哪。一路上我幫忙照顧麻吉,在寵物店裡時因為她被大狗的吠聲驚嚇到拼命想掙脫我去找克姐,抓得我兩手傷痕累累。但我不在乎。我很愛狗,為了照顧好他們我受傷都在所不惜。

最後一天一大早在約定時間一到我就跳下床,把室友送上車,我拿回讓他們姐弟借住的房間鑰匙。車上載著克姐,喂,A跟D小姐,還有跟著回西雅圖的妹妹海蒂。四個不同家庭的人分別踏上各自的旅途,我跟克姐作了道別,叮嚀喂開車小心,然後微笑目送他們離去踏上旅途,回到我房間。


他們不知道的是,我前腳才微笑告別,後腳關上門之後,眼淚就開始不自主的滑落。我蹲在客廳地上,放聲大哭。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