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浮動的小音子

關於部落格
離別的時刻 有你在
  • 233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群在尤金人的故事 2014-15 (上)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認識A的前一年那位室友本來是要直攻博士,當時挑上她當室友也是覺得這樣到我們畢業前兩個都可以不用再換室友,可是好景不長那位小姐在快要拿到碩士前認識了男朋友,所以她臨時決定拿到碩士後就去加州跟男友私奔不念博士了,落單的我只好在暑假去系版po文徵室友。

第一個回應我的是A的好朋友B(當時她們兩位還不認識),但她給我的回應是想再考慮考慮,A是直接了當的說要住,所以我當然就把位子讓給A了。這個環節很重要,因為如果是B當我室友的話就完全不會有這一整篇的故事。後來B也找到室友跟我們一起住同一個社區,還跟A變形影不離的死黨。由於生活圈不同的關係我其實很少跟AB hang out,但就一個旁觀者的角色看她們倆經常在一起出遊感覺也很替她們開心。重點來了,去年感恩節我隨口問了一下室友A說她有沒有要出門玩,她說應該會去西雅圖。我說那時候的天氣很不好啊~~~自己要小心,然後問她是要住哪?她說還沒確定噎~~可能會住西雅圖的朋友家這樣。

那個“朋友”就是神秘的喂先生在整個故事中的初登場,身份是Airbnb主人,但我不知道這個主人是男是女,我當時覺得應該是女的。我還跟A多聊了一下上去西雅圖的事情,主要是因為我護照快過期需要去那邊的台北辦事處申辦(Oregon這邊的事情都是歸西雅圖辦事處在管的),想說下次如果他們還有要上去的話看是不是我也方便跟一下,結果這一拖就拖了一年而且還是我自己北上,因為他們每次上去都是週末人家沒上班所以我一次也沒跟過。

喂先生的第二次登場是放寒假前夕的一次談話中。我記得當晚是室友A找了很多大學部的小鮮肉(自封少年時代)來家裡煮飯(雞肉親子丼),B也一起來吃。我隨口聊了一下AB寒假有沒有要出去玩,她們說會先上去溫哥華然後再去舊金山跟洛杉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行程排中間先北上再南下還隔那麼遠,而且整個根本就美西趴趴走完啊~~~!!!!於是我問說,是從這搭飛機去溫哥華嗎?尤金還是波特蘭機場?

“喔沒有,會先開車上去西雅圖,有住西雅圖的朋友要一起去溫哥華。”

又來了,又是西雅圖。這下可挑起我敏銳的神經了,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這案情不單純。就是一種一邊硬要停西雅圖然後這個西雅圖的“朋友”也硬要跟著去溫哥華的感覺。不太自然啊~~~

但即使覺得怪怪的,我也沒有多探聽什麼,只叮嚀他們要小心安全(完全是老媽子碎碎念這樣)。截至目前為止那位神秘的喂先生依然是個藏鏡人,身份都還只是AB口中那個"住西雅圖的朋友",我也還是不知道這個朋友是男是女,當時依然覺得“應該是女的吧,但有過半的可能性是個男的。”

寒假過完之後其實隔了很長一段時間喂先生都沒有出場,我也忘記這號人物的存在。在今年二月份的亞洲嘉年華會中,這位神秘的喂先生第三次在整個故事中登場,這次本人終於現身不再是個藏鏡人,身份是原住民舞表演者兼珍珠奶茶銷售員。因為我前一年負責賣珍珠奶茶所以熟悉所有的流程,阿姨們特別希望我今年再去幫忙然後順便帶新手。其實當時我忙到根本沒跟喂先生打招呼,只是聽到他跟阿姨們自我介紹時講到叫他喂就好,然後是來這邊唸建築的。

聽到唸建築的我耳朵就豎起來了,因為大名鼎鼎的男神吳彥祖先生就是咱們建築系畢業的啊!!所以每次聽到有誰是唸咱們建築系的我就會特別觀察一下是不是也是跟男神一樣的類型。基於我不評論別人長相的原則,在這就不特別描述喂先生的外型,但為了完成阿姨交代我要帶新生的任務,我還是特別注意了一下這個人的一舉一動,看是不是需要幫忙。接著我發現這位大哥不像其他來做事的小朋友一樣手忙腳亂,舉手投足還有招呼客人的架勢跟姐姐我一樣是個老江湖,重點是連紙巾這種小細節都知道要擺陣式出來讓我認定這個人是商場老手不用我教。

“我叫喂,我來自西雅圖。” 我一邊做飲料一邊聽他跟別人自我介紹,就我的印象中那天我們根本零互動,唯一的交集是事後回家加了fb然後回應他在我關於做飲料心得的po文,然後沒了。

幾天後看到室友A在西雅圖的打卡後面還跟著神秘主角喂的名字之後我開始確認此人八成就是AB口中的“那個住西雅圖的朋友”,或至少是其中一個。華盛頓州來這念書的人不算少,我想住西雅圖的小朋友應該有一個以上。本來一度懷疑這中間有八卦,不過馬上看到其實他們是包括B在內的一大團人一起上去玩,所以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        吧。(事後證明我第六感神準啊~~~)

再過來又一段很長的時間完全沒交集。接下來會碰面是因為某次打疫苗時碰到一個也彈鋼琴的妹妹C,跟她聊起尤金這邊有什麼好吃的餐廳時特別講到一家叫做Pizza Research Institute 的披薩不只純素,健康好吃又富有特色,趁她結束交換生前可以帶她去。於是在四月份的某禮拜我臉書上丟AB跟神秘主角喂,說那個妹妹C想約吃披薩看大家有沒有興趣,可以多找點人去share才會划算。結果那次總共出動九個人,是我約過最大的一團,主要成員以交換生跟大學生為主,我自己熟識的老朋友全都吃過那家所以我都沒約。事後po照傳臉書後,已經畢業的潰斯大留言說照片裡面沒一個人他認識,其實那天的團有一半以上我也是第一次見面。那天吃完下來大家賓主皆歡,燈光美氣氛佳,妹妹C順勢說我們要來組團啦組團啦~~~!於是乎,尤金吃貨團應觀眾要求正式成軍啦~!!!

尤金吃貨團時代
這個團當然團長就是在下我了,因為我年資最老,主要成員就包括ABC跟喂還有很後期才加入的An。基本上這個團存在的目的就是吃(廢話),還有可以在上面分享覺得好吃的餐廳。成員中最活躍的當然就是團長我,再來就是喂,然後是說要組團的妹妹C。事實上,神秘喂的活躍程度完全超出我預期,活躍到會刻意把別的攤推掉來吃我們這攤,我神準的第六感再度告訴我案情不單純。一般來說男生刻意出席某場合十之八九都是為了某個女生,剩下的任務就只需要確定女主角是誰了。但我必須要說這確認她身份的過程中也讓我花很多時間觀察,加上一點運氣跟孤注一擲。幾次吃貨團的聚餐包括日本餐廳,我recital完後的after party,還有在我家的台菜趴。說實話這幾次的聚餐我還真看不出來到底女主角是誰,因為神秘喂對每個人都一樣彬彬有禮,也看不出來哪個成員跟他有特別多的互動。那次在我家的台菜趴雖然大家都是近距離面對面,但我忙著炸鹹酥雞也無暇觀察蛛絲馬跡。

不過值得一提的點就是台菜趴那天其實是重啟我網球人生的轉捩點(靠是有多厲害膩?)。姐姐我兩年前開始跟朋友去YMCA學網球半年之後因為功課繁重等種種因素已經封拍一年多,借來的球拍跟一袋球也被我收在儲藏櫃裡不見天日。但那天神秘喂提早到我家之後卻被他看到地上那顆被對面球場的小屁孩打到我家陽台的網球,於是順口就問說是我在打球嗎?有就以後來約一下啊~~~接著就是後來成軍的網球咖訓練班。我沒說出來的話是幾個月前我看他po了一張球場的照片時有幾秒鐘的時間心動想問能不能加入,不過考慮之後覺得還是算了,主要是不想要麻煩人家整個時段都在幫我撿球。那顆被我丟在客廳的網球是台菜趴幾個禮拜前被打到陽台上的,我懶得管它只把它隨便放地上,結果就被神秘喂看到。當時被他問到為什麼地上有網球的時候我真的超級錯愕,想說,好吧,繞了一圈還是我還是被老天爺帶回去打網球,那,就打吧~~~~~

言歸正傳,女主角到五月底依然是個謎,但隨時學期結束事情漸漸明朗。六月份最後一次的吃貨團聚餐中我確定了她的身份,也看出事情大致的走向。六月份我北上辦護照,神秘喂當襯職的地陪帶我去每個夜拍景點。其實當時我們依然很不熟,在車上的對話也是客套中帶著尷尬。當他看似不經意的提到那關鍵人物的名字時,我憋了好久的話終於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了。

“是她,對吧?” 我在副駕上冷不防爆出這句。

神秘喂愣了一下,“為什麼這麼問?”


我笑了笑,這次我賭對了人。(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